首页| 滚动| 国内| 国际| 军事| 社会| 财经| 产经| 房产| 金融| 证券| 汽车| I T| 能源| 港澳| 台湾| 华人| 侨网| 经纬
English| 图片| 视频| 直播| 娱乐| 体育| 文化| 健康| 生活| 葡萄酒| 微视界| 演出| 专题| 理论| 新媒体| 供稿

“不能做一个逃兵”:90后“西部计划志愿者”扎根边疆

2019年10月10日 10:00 来源:中国青年报 参与互动 

  一名90后“西部计划志愿者”的责任人生

  “生在井冈山、长在南泥湾,转战数万里、屯垦在天山……”突然响起的音乐让人想不到这是一个90后的手机铃声。

  “这首《兵团进行曲》就是兵团人的真实写照,一听到这个歌我就很振奋。”他特意又播放了一遍,自豪地说。

  他叫范亚菠,曾经是一名“西部计划”志愿者,而今,他选择扎根在祖国边疆。

  “刚到时的那一转,把心转凉了”

  6年前,大学毕业后的范亚菠抱着“出去看一看”的心态,签订了3年“西部计划”,伴随着“到西部去、到基层去,到祖国和人民最需要的地方去”的嘹亮歌声,踏上了西行的列车。

  可以零距离欣赏祖国的大好山川,斗志昂扬的范亚菠准备迎接第一次由自己作主的人生新起点。

  “我的‘叛逆’来得很晚。”他说,自己从小到大都是按照父母的意愿来,而这一次,自己不想再“乖”,只是这一次,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。

  因为专业原因,他被分到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十师北屯市,在新疆的最北部,寓意为兵团屯垦最北之地。十师北屯市位于中国唯一一条流入北冰洋的河流额尔齐斯河河畔,距离他的家乡安徽阜阳界首市有近4000公里。

  2013年7月早上5时,他怀着对陌生环境满心的憧憬坐上K597列车,前往新疆,行程刚开始时,还是繁华的城市、富饶的乡村、密集的人群、成片的绿茵,随着绿皮火车缓缓西行,火车道两旁变得越来越荒凉,行驶一天后,放眼望去,除了光秃秃的山,就是戈壁滩,荒无人烟,黄沙漫天,无边无际。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他开始惴惴不安。

  范亚菠自认为并不是个矫情的人,虽然从小在县城长大,但也吃过苦。“我想,环境再差也差不到哪去,毕竟是个县级市。”可是,从合肥到乌鲁木齐,从乌鲁木齐到北屯市,由火车转大巴,60个小时的路程让他头昏眼花、疲惫不堪。

  出发时,太阳高高悬挂在头顶,到了乌鲁木齐,太阳还是高高悬挂在头顶,两小时时差的新鲜感,省会大都市的繁华模样让他忘了来时经过的荒凉之路,一颗悬着的心也暂时“放回了肚子里”。

  当天,大巴车到达目的地北屯时,天色已晚。第二天报到后,结束了一天的培训,团委书记说:“晚上没事儿可以到周边转转,熟悉下环境。”这一转不打紧,把范亚菠的心转凉了。

  “如果不是当时一起同行的人陪伴,我真想拔腿就走。”这个步行来回30分钟走完的城市,一条100米的商业街,从这头可以看到那头,商业街两旁是住宅小区,他培训所在的党校位于这条街的中心位置,隔壁是一家医院,对面是一个广场,广场的旁边是学校,后面是市政府。在那一瞬间,这个小得超出他的想象的城市,让所有的美好烟消云散。

  “不能做一个逃兵”

  “当初,我就是在失落的心情中,开始了我的志愿者生涯。”范亚菠回忆说。

  后来,他听说,同批次中,有人被分到被称作“西北之北”、距离祖国最远的边境团场,有人到了被“誉为”世界四大毒蚊区之一的185团场,立刻就返回时,还是暗暗庆幸自己的好运。

  那两年,他特别怕过冬天,更怕过年,“穷得只能吃肉了”。

  北疆冬长夏短,5月到9月是难得的耕种和收获季节,其余季节的蔬菜、物资长期依赖内地供应,冬季蔬菜有时比羊肉还贵。志愿者没有工资,每个月1900元的生活补贴只能维持日常支出,下馆子成了一件奢侈的事情。

  路途的遥远加上微薄的收入,让他每年回家的路费都需要家里支援。一个人独处的时候,范亚菠会特别想家,每当有动摇离开的念头时,他都这样说服自己:不能做一个逃兵,不能出尔反尔,签了协议就要言而有信,做人要有责任意识,至少也要坚持干完第一年。

  “我想要留下来”

  “然而,生活就像一杯美酒,需要慢慢品尝,才会发现它的美好!”随着时光的流逝,范亚菠改变了对北屯的看法。

  这里的人淳朴善良,路不拾遗,夜不闭户,人们安居乐业。在他的心里,兵团更像是一个移民的大家庭,范亚菠告诉记者,除了当年转业的军人,还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支边青年、知识分子汇聚在一起。他丝毫没有进入一个陌生城市的疏离感,兵团人给予的亲人般的关怀和家的温暖让他有了“想要留下”的念头。

  由于新疆地处西北,气候较干燥,在度过第一周的兴奋期后,范亚菠的身体开始出现不适。他的同事黎湘淑主动把他送往医院,忙前忙后地照顾一周,才让他渐渐恢复过来。不仅如此,她考虑到志愿者生活苦,每个周末都会邀请他们到自己家做客,做上满满一桌子的饭菜,帮他们改善生活。

  “为了减轻我的经济压力,她还请我给她的孩子做家教。当时我以为是自己的能力得到肯定,后来才知道,黎姐是湖南女兵的后代,黎姐爱人是上海知青的后代,以他们的学识水平,教育子女绰绰有余。”范亚菠对黎姐的为人处事充满了感激。

  “哪里需要我们,我们就到哪里去!”

  “献了青春献终身,献完终身献子孙!”

  在兵团服务的这两年,这句话让范亚菠多次落泪。兵团所有人都不是新疆本地人,大家来自五湖四海,不论是转业军人还是支边青年,他们在这里结婚生子,子孙们也成为追随者。

  诗人艾青曾在《年轻的城》中赞颂了军垦人创造出胜似海市蜃楼的美好景象的拼搏精神。经过60余年的发展,茫茫戈壁荒漠已变成一个个阡陌相间、渠系纵横、林海浩瀚、道路畅通的绿洲生态经济区。

  “我工作的地方闪耀着兵团人和当地人智慧的光芒。”范亚菠有感于兵团人无私奉献、艰苦奋斗的精神,也成为一名国家公务员,在服务期结束后,毅然决然地选择留在石河子工作,成为一名兵团人。

  “虽然这里没有充裕的物质条件、良好的生活环境,但我找到了可以共度余生的革命伴侣。”他在新疆兵团遇到了自己的真爱,两人决定都留下来一起奋斗,让他们的爱情也在这片沃土上孕育、生根、发芽、成长。

  他坦言:“在去西部之前,我都不清楚共青团到底是做什么的,志愿服务期间,我补上了这门课。”他认为,只有了解后才谈得上是否热爱,耳濡目染的环境熏陶很重要,青少年的思想教育和价值观引领要从小培养,他很欣赏现在寓教于乐的研学旅游方式。

  “从内地过去的朋友参观军垦博物馆都是哭着走出来的,一件军用大衣可以缝补296个大大小小的补丁,那种苦是我们没有办法想象的。”在北屯两年的服务和石河子3年的工作,让范亚菠每天都在接受精神的洗礼,第一次如此频繁地亲近党和团的工作,尤其是在军垦博物馆讲解期间,讲出的那一个个让观众潸然泪下的故事,同时也让他自己完成思想的升华,“每一次讲解都是一份感动,多一分了解就多一分热爱”。

  “人不能只知道索取,奉献才是人生的意义。”他坚定地说,“无论任何时候,在何种情况下,兵团人都时刻牢记自己是共产党的队伍,是人民的子弟兵,哪里需要我们,我们就到哪里去!”

  如今,选择参加西部计划的大学毕业生如雨后春笋,他们愿意到兵团甚至更加艰苦的地方历练自己,像范亚菠一样选择留下的支边青年也在逐年增加,现在已有近30%。

  有人认为,90后是缺乏责任感、张扬个性、生活比较自我的一代,范亚菠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告诉世人,90后并不缺乏责任感,这是不为取悦他人而曲意逢迎、坚持自己的正确选择、勇于担当的新青年一代。

  中国青年报·中国青年网见习记者 王璐璐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【编辑:陈海峰】

>社会大发快三豹子_新大发快三贴吧精选:
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[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0106168)] [京ICP证040655号] [京公网安备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备05004340号-1] 总机:86-10-87826688

Copyright ©1999- 2019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